书阅屋 > 买彩倍投方式怎么控制言情 > 权路风云 > 第2817章 不惜一切代价

第2817章 不惜一切代价

作者:一路向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书阅屋】www.52shuyuewu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????就在此时,外面突然传来声响,金主任满脸焦急地跑进来:“首长,出事了!”

????“怎么了?”韦远方抬头问道,在他看来应该是某个地方又现出了事故或者意外,比如地震等自然灾害。

????“是贵西,张清扬……”金主任见惯了大场面,可此时却有些慌乱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宁中强意识到不妙,整个人都站了起来。

????“我刚接到贵西方面的电话,张清扬一行人在考察酒厂时遇到袭击,现场发生大火,现在那里交通堵塞,具体情况还不知道,据贵西方面介绍现场有爆炸的危险……”

????“什么?”这次韦远方也坐不住了,“那还等什么,马上派武警、部队过去,采用空中支援!”

????“他们已经安排了,我们也没别的办法。”

????“交通怎么会不通呢?”宁中强问道。

????“现在还不知道原因……”

????“远山同志,还有军委那边……通知没有?”

????“我已经安排人通知了。”金主任话音刚落,电话就响了,他接到手里一听马上转交给韦远方说:“是陈主席。”

????“一号,贵西需要支援,我打算安排……”

????“不用向我汇报了,马上安排就近部队赶过去,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!”韦远方只说了一句话。

????“明白!”

????韦远方放下电话,看向宁中强说:“难道是西北那边的势力?他们的情报这么准确?安排得如此详细?那恐怕……凶多吉少啊!”

????宁中强脸色沉重,拍着桌子说:“为什么是在贵西?为什么?如果是在西北,他们不是应该更方便动手吗?这个……”

????“你是说……”韦远方也立即想到了什么,随后猛烈摇头:“不可能,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

????金主任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,说道:“首长,现在救人要紧,其它的在没有证据之前还是缓一缓吧。”

????“相信陈主席会安排好的!”韦远方点点头。

????三人正说着,刘远山也走了进来。

????“远山……”

????“我没事,”刘远山摆摆手,可是那表情和虚浮的脚步还是出卖了他的担忧。

????韦远方看向金主任,说:“你马上给我接乔炎彬,太不像话了!”

????“书记,”刘远山连忙叫住韦远方:“这是一次意外,不能怪乔炎彬,谁都不想发生这种事。”

????“那我叮嘱一下……”韦远方缓和了一下语气。

????“您告诉他一定要控制火情,那可是酒厂啊,万一爆炸……”宁中强不敢说下去了。

????韦远方点点头,他也知道事情有多么严重。

????“远山首长,您先坐下。”金主任看到刘远山脸色不对,连忙扶着他坐下。

????刘远山没有说话,他的心跳得很厉害。金主任给他倒了一杯水,然后把电话打给乔炎彬,又转交给韦远方。

????韦远方在电话里叮嘱了一些事情,同时也了解到一些情况,原来对方明显做足了准备,那边的一些通信设施已经被破坏了,幸好酒厂内还有卫星电话,否则外界难以知道窖藏基地的情况。至于说到底如何袭击,又是什么人袭击,里面的伤亡情况现在还不好说,火势大小也不知道。各种军警已经出动了,他们将在第一时间搜索张清扬、陈静等人的下落。

????打完电话后,韦远方看向刘远山说:“放心吧,清扬吉人天相。”

????刘远山免强振定下来,说:“是坏事也是好事,这说明他的反坏行动已经激了那边的人……”

????大家纷纷点头,可是这种代价太大了一点。

????乔炎彬不安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。卢雪玲就站在他的跟前,同样一脸的紧张,她也明白一但张清扬真的在贵西出了事,那么乔炎彬的正制生命就结束了。这不同于一般的案件,这也不是西北,他们逃不掉干系。

????“张清扬,你可害死我了!”乔炎彬握紧了拳头,“怎么就这么巧,怎么就……他们怎么……”

????“炎彬……”卢雪玲看到他语无伦次的样子十分担忧,上前按住了他手臂:“你先别激动,现在只是发生大火,不会有事的。”

????“那里全是酒坛子,一但控制不住……”乔炎彬不敢去想,也许张清扬能躲过第一次袭击,可是一但窖藏基地爆炸,那将化为一片火海,道路又不通,张清扬往哪儿跑?

????“打电话,你再打电话问问情况!”乔炎彬咆哮道。

????卢雪玲依言把电话打过去,却难以打通。她又试了好几次,仍然打不通。

????“联系消防队,他们的直升机应该到位了!”乔炎彬又吩咐道。

????卢雪玲又把电话打给消防队,问了一些情况后,脸色不太好。

????“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直升机去了,但火势很大,全是浓烟,根本就看不清,派不上用场。”

????“那路呢?路通了没有?”

????“路被车堵上了,正在用吊车移路,马上就通了!”

????“慢,太慢了!”

????乔炎彬话音刚落,电话响了起来,他刚听了一句,电话就掉在了地上,他也瘫坐在椅子上。

????“炎彬,你怎么了?”相比于张清扬的安危,卢雪玲更加担心爱人。

????“一个洞爆炸了,还有山路……”乔炎彬喃喃自语:“希望他不在那个洞,希望……”

????其实彭翔早就注意到了那位男讲解员,虽然他和其它讲解员穿的一样,都是统一的西装,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同。特别是当他面对张清扬微笑的时候,彭翔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,这是极不寻常的。

????一般情况下,讲解员的微笑是职业的,特别是当面对人多的时候,他们的笑容是面向大众而不是固定的某个人。当然,张清扬是领导,他讨好地看向领导微笑,这也不算意外。可他的笑容与其它人不同,带着些阴森的感觉。

????当他把手伸进口袋的时候,彭翔就已经缓缓向他靠近了,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随后,彭翔就看到他的另一只手摆出的那个姿势,他曾经在国外特种兵学校接受过培训,知道那个手势代表着你去死吧,是某些组织的习惯性手势。他大喊着提醒众人,并且向那人扑去。与此同时,那人也把手上喷着火焰的小装置扔向最近的酒缸。

????情急下彭翔没有别的选择,在扑向他的同时飞起一脚,在空中把那个小装置踢向远处,然后向男子挥拳击出。那位男子的身手同样敏捷,虽然他没料到彭翔的反应会这么迅速,但就在彭翔把那小东西踢向远处的时候,他掏出了一把危险工具,并没有对准彭翔,而是张清扬的方向,可此时他却发现面前的张清扬消失了。

????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彭翔大喊的同时,林辉也已经发现了危险,早已经把张清扬和陈静扑倒在地并且躲在了障碍物之后。突然的变故让众人一乱,但出于人类对于求生的本能,人群四散奔逃。

????枪响了,子弹从贵西省阵府秘书长的手臂穿过击中酒缸,同时那枚小小的喷着火焰的装置也落在了远处的原料堆上,两个方向同时着火,并迅速蔓延。杀手并不满足于制造火灾,再次寻找着张清扬的方向,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机会。彭翔早把他仆倒在地,并用最迅速的动作将他的胳膊扭断。然而他不愧是杀手中的精英,即使一支胳膊断了还能反抗,一个就地打滚就把彭翔反身压在了下面,并且用出了杀招。

????“找死!”彭翔有些轻敌了,原以为把他按倒扭断一支胳膊就会失去战斗力,没想到他还会动。他真的怒了,周边除了酒就是酿酒的原料,这些都是易燃易爆物,火势蔓延得很快,倾刻间一片火海,浓烟滚滚。

????彭翔知道必须快速解决战斗,下手也就重了一些,阻挡住他的杀招,双手全部攻击那条还没有断的手臂,控制住之后又是向后猛烈地一拧,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,他的两条手臂全都废了。

????“啊!”男子爆发出一声惨叫,但是仍然没有放弃,张嘴咬向彭翔。

????彭翔飞起一脚将他踢倒,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,随后捡起地上的危险工具,“砰砰”两枪击中他的膝盖,让他再也站不起来。

????“彭哥,留着是祸害,我们没时间照顾他!这边火势控制不住了!”浓烟中传来了林辉的声音。

????彭翔犹豫了下,略微一琢磨,举枪指向男子的心脏,再也没有手下留情,当子弹击中他身体的瞬间,他似乎还想挣扎着站起来,但随后就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。原本还想着留下活口方便今后的调查,但现在情况危急,活命要紧,其它的都顾不上了。

????彭翔松了一口气,回身寻找着林辉的方向,身后全是人群的喧闹声,浓烟已经扩散至整个洞穴,他定了定神,向人多的地方跑去。

????“这里,彭哥!”林辉在不远处大喊。

????彭翔依声判位,赶紧跑向了林辉身边,看到张清扬和陈静没有受伤后,擦了擦脸上的汗。

????“你怎么样?”张清扬问彭翔。

????“我没事,那人死了!”